新京报周慧晓婉:娱乐记者,一切皆有可能

时间:2020-08-30 04:48 点击:185

我很明白他是一点都不想再聊这个事情的,但是最后他还是说,无论怎样,他还是觉得应该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很多人都觉得他可能也很纳闷,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但是他就说,其实他还是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像这种比较资历比较浅的演员,如何去深刻地挖掘,这个也是一个非常考验人的地方。所以你就不要预设他会怎么样的回答你,这个对于你来说是没有帮助的。而且这样的一个封闭式的问题他会给你的一些封闭的答案,对于你的挖掘也是没有好处的。

包括我刚刚说了,刘德华、成龙这些艺人,他们为什么还要接受采访啊?他们又不是刚出道,又不需要流量,而且他们有作品说话。

有同学问怎么样去提高自己的采访能力和提问技巧?其实我刚刚讲的这些很多都是,你提高采访能力或者是锻炼技巧,你就是要做到对对你的采访对象足够了解,你要擅长找共同点,要擅长跟他们交朋友,这些真的都是一次一次的磨练出来,一次一次找经验。

其实要得到采访孙俪的机会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如果不是撞运气的话,是很难有这次机会的,因为他们不需要接受采访。

后来他为什么答应呢?就是我直接跟他说王老师其实我最开始就想告诉你了,你是我妈的偶像。我妈妈现在很好奇的是,你还愿不愿意出唱片了。哇,他当时听到这个问题,真的是眼前一亮。

在这些明星面前如何弄出新意?你要善于学习,你可以去找出他的那些什么微博,你去看一下大家究竟在说些什么。其实微博真的还是挺有启发的,这也是互联网的魅力,因为会给大家很多意想不到的意见。

去年的一个案例就是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但是最后还是想尽办法把这个报道完成得好一些。

第三个案例是孙俪。其实孙俪是我做的非常痛苦的一次采访,因为我们都还是比较畏惧“娘娘”。

原标题:新京报周慧晓婉:文娱记者,一切皆有可能

你需要有时政记者的那种勇气,还有意识,因为你接触的都是明星,都是公众人物,有些东西你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马上就被送上头条,被粉丝骂。

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三个案例,也是在我采访生涯中比较重要的几个事情。

他从那个工作室下来,看我还没走,他就问我怎么了。我就跟他说,我自己太该死了,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记者特别不专业的地方。你去采访别人,你居然录音设备都要出问题。这种借口你是可以找,但是你应该有紧急预案。

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确实这种超级大咖,跟你肯定会有距离感的,你不可能一来就是称兄道弟。

大家会觉得说这种环境下是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尤其是跟明星是更不可能的。但是像华哥这样的就是这样非常接地气的、有风骨的这种艺人。很多明星怕记者,很多记者也怕明星,但华哥很渴望能够跟媒体成为朋友。

他特别想知道的就是外界是怎么说他或者是在讨论些什么东西,所以我当时就跟刘德华开了这个玩笑我们就靠近了一大半。再加上之前准备的问题很用心很多,他也觉得整个采访做的非常顺利,也很有倾诉欲。

我当时就一下就懵了,他完全不会像其他艺人一样来跟你说啊,谢谢啊这样闲聊几句,他直接就跟我说有事儿说事儿,我一下就被吓到了。然后他马上就跟我说,我们今天说好了,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如果二十分钟以后你还有问题,那对不起了,我也不能回答了。

你是要让她觉得看到这篇文章,“哎我是这样的!”就像她在采访中提到了一个问题,她就说,其实我跟邓超的很多生活都是虚构的,有很多她跟邓超之间的故事,都是什么一些公众号啊毒鸡汤编造出来的。真实的他们和我们看到的很多报道其实是差异很大的。

当然,这个我觉得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不可能每一次都恰到好处能够戳中别人的点。所以说这个这个方面一定要多做功课,而且你一定要去审视这个演员。

那如何成就一篇出色的娱乐明星报道呢?

就包括像吴导这么大量的原谅我,我跟他一共采访了五个小时。后来我还请他来参加我们报社的活动,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明明对他没有一点利益好处。所以说就是我觉得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真的要学会去相信他们。

其实蔡明也是一个非常难采访的人,其实她也是没有需求。再加上她是特别不喜欢采访的人,因为她自己口才就好,没必要。在很多这种老戏骨老演员的眼里采访就是一种炒作,她没有必要来跟你分享。你自己去看他们的作品就OK了,你不用再去挖掘什么。

如何放平心态和顶级大咖寒暄长谈?如何卸下对方的心防,获知真实有效的信息?如何透过纸醉金迷再现巨大机器下的独立个体?如何让数十分钟的采访时间变得更有价值?如何把让报道扎实鲜活且动人?

像孙俪这种演一部红一部的艺人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她自己也不想再千篇一律地说她的生活,大家看作品就好了。

之前听说他的团队比较严格,假如说不按照提纲来,或者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团队马上就会把你给撵走赶出去。

但是我后来发现很多时候不是明星不愿意说,只要你跟他聊得投机,你的问题经过准备,你能拉近和他的距离,他特别愿意跟你说,而且就可能就因为这一次采访很顺利,之后他也愿意再找你。

信息高速轰炸,报道更难出彩。

因为我也看过很多年轻的记者,包括我之后带的一些实习生,他们就非常紧张,其实无所谓,都理解的。毕竟你如果没有经验,或者说有一个你的偶像出现在你的面前,紧张是肯定的。像我现在采访郑伊健,我还紧张呢。

她是一个要求非常高的一个艺人。对自己要求越高,对外界要求也越高。再加上她的表演确实是有自己的一个办法。她是一个非常注重自己挑戏接戏和评论的人。

但是跟他聊完那三个小时以后,他就告诉我他的一个经历,他以前特别爱把电影拍得非常长,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纵横四海的原片,可能有四个小时,最后剪出来两个小时。

我见到香港的艺人,我就可以用广东话跟他们讲一下。一讲广东话,人家觉得和这个记者好像还有共同的背景。我就直接跟张家辉说,我之前在TVB。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没想到这个记者还跟他有同样的经历。

【 招聘发布】

所以我们就在想如何来打动她。我在采访孙俪的时候,非常的不顺利,我最开始也比较紧张。在问了两三个问题之后,我发现我们俩不在一个频道上。

比如像马蓉那次说他被王宝强打了,当时也是全国各家媒体都在跟这个新闻。你和整个团队就得一起冲到马蓉的公寓,去那蹲守。这样一做一下来也就是一天,所以你必须要有战地记者的体力和坚持。

像冯小刚那种骂记者的大家也是见过了,然后明星怕记者,这是更加正常的了,万一他说错话,记者就抓着这个把柄,一直把他送上热搜,他的团队要去处理,这个也很痛苦。

坚持

但是我自己这个人还是非常有拖延症的,这是我一个非常差的缺点。但是后来我发现,如果你写的越早,其实越好,因为你有时间去打磨,有些时候是非常想很好地去写篇文章,但是因为自己的拖延症也还是会有遗憾的。所以最好还是采完了就写,这是最好的状态。

就像采访的最后,我就跟王志文提了一个问题,他特别满意,因为他本来不愿意去给我们拍摄那个封面大片的。就因为那一个问题,他答应了。王志文,其实你是很难找得到他的一些写真的照片,他不爱搞这些东西。

这不是八卦,人对生活对感情肯定是有一个自己的观点,这个也是读者非常想看的一个部分,所以就说这个东西如何如何去把它变现,这是一个非常需要技巧的东西。

第二点就是你不要预想他会给你什么样的回答,尤其是这个尤其针对年轻演员,有些年轻人真的是说不出来东西。问他这次演戏感觉如何,他就说,要努力啊,肯定是挺难的啊。夏天我们要穿好厚的衣服呀,好热呀,差点死了呀,就是类似的这些回答,你不用想他也会这样回答。

还需要有那种经济记者的计算能力。因为现在娱乐圈的税收啊等等问题,你也得有一些财经的知识,你也得会用天眼查。

当时因为他脚受伤了,他回来的时候就杵着拐杖。其实看着蛮心疼的,因为刘德华是一个挺敬业的艺人,这点我们还是要向他学习。

然后后来我就发现了其实只要是你抓住了他的点,或者是说你非常有诚意发问。虽然说第一次我吃了闭门羹,第二次我被他嫌弃,第三次他直接怼我,但是我不放弃啊。

我就告诉他,我爸能从你的节目里面找回他觉得以前最单纯最快乐的那些记忆。没有一个人不累,没有一个人不念旧,也没有一个人不喜欢童年。当时我就跟蔡明说了这件事情以后,她整个人都要哭了,她觉得哇,原来我做这件事情这么有意义。

这些困惑和迷茫肯定多多少少都有的,我就像我给大家说的,没有一件工作,没有一个事情是容易办到的,但是如果你不坚持,如果你自己放弃的话,那就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当时觉得他做这件事情其实非常麻烦,然后我就告诉他,我爸爸都是公众号的听众。她当时就觉得哇,不可思议,像我爸已经五十多岁了,她觉得怎么可能还有这么这么这么老的朋友来听我的这个东西。

前面的二十分钟那种一问一答,她非常不喜欢接受这种采访。像明星,她演来演去,可能你让她NG个四五十条,他都可以发现自己哪一条做到最好。但是如果要她一个下午接受采访,都是面对同样的问题,当然会觉得崩溃。

第四点就是千万不要自以为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刚刚说的如果你想和明星真正成为朋友,或者说真正挖到你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做一个非常好的倾听者。采访人,我觉得最大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要善于倾听你要让他信任你。

在娱乐圈语境下讨论任何人事物,不免都会下意识带着一层耐人寻味的不友好目光,反转、奢靡、八卦秘辛和罗生门成为影娱明星给大众的直接印象。

或者你也可以跟他说有共同的经历。像以前我刚采访钟汉良的时候,我是说我们俩很像,因为我们俩又先去台湾发展,又去香港发展,又来内地发展。我说,我们就是漂泊无依的两个人。他一下就觉得,哎真的是这样的。因为他们没有见过这样的采访者。

就因为跟蔡明的这一次采访,后来她去给那个雪人奇缘配音的时候,或者比较重要的导演去世的时候,她愿意接受采访来回应一下。

我就问吴导,我说我该怎么办?吴导就说你明天再来吧,我们重新来。然后第二天我又去跟他谈了三个小时,我其实不相信这种事情可以发生的。

然后当时一听这个笑话刘德华就笑得不行了,他就觉得这个记者挺有意思的。我说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热成这样,大家都在拿你的冰雨开玩笑吗?他说,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一天就是在养伤,所以我跟大家说很有距离的。

所以孙俪的提纲应该是我采访这么多人里面写得最久的,我到处去问了好多人,还不断看她以前的一些报道,了解她的想法。

如何让刘德华把他真实的想法放在你面前,如何跟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拉近距离,这个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建立平等对话氛围

所以我的意思是,大家需要跳出这个预设,然后真正的去根据他的表演,根据他的一些情绪和性格去提问。

但是我当时就发现了,哪怕再大的困难,只要把艺人本人打动了,无论他说什么,他的团队是阻止不了的。当时刘德华的团队,看刘德华这么高兴,他们当然也不说什么了,甚至主动给我们签名做读者福利。

像我们有些时候采访那些大牌的时候,比如说像刘青云,大家也都知道他是影帝,他为什么演戏演的这么好?你有去思考过吗?你当然可以去这样问他。但是这样问的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呀。他就说,我就是做了一个演员该做的事情。

我当时也是有一点心虚,我怕他发火,我就马上示弱,就说王老师我不敢,我不敢,我一点都不敢问你私生活我也不想知道。他一下就笑了。所以就从那一个问题以后,我们整个气氛就转折了,就稍微变得好了一点。

说实话,大家都知道,娱乐圈也是比较复杂繁琐,也充满了各种什么交易权力之类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只要真诚地做一个记者,然后把自己想写的想表达的好好的表达出来。真的会有很多明星会买账,也会把你当朋友。

说了这么多,可能我的经历,有些人会觉得说是不可复制的。但是我觉得一路走下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坚持,还有愿意分享,一定不要觉得自己的梦想是一个丢脸的东西。

我直接就坐在他工作室底下哭。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办,人家年纪这么大了,跟你说了两个小时,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开始回忆,我拿张纸一直在那写边哭边写。两个小时我可能记得到一些细节点,但是他具体的内容,我根本就不知道。

李冰冰做采访的时候,有六家媒体,我进去的时候是第四家。当时她整个人就崩溃,瘫倒在沙发上,她就问她的宣传,为什么每个人的问题都一样?她看过提纲,就觉得新京报和橘子娱乐的问题还比较想回答,所以她把我们放在最后。

另外就是包括我们私下,他说哎呀,你那个时候在香港念书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认识我,认识我,我可以请你吃饭,你也不用在TVB那么辛苦。就像这种长辈的语气,让你完全想不到。

因为我当时也是想着要五千字,他这么决绝的跟我说,我当时心里是非常崩溃的。整个前15分钟的采访基本上都是这种节奏,比如我问他飙戏,他就会纠正我。他说,我没有听过飙戏这个说法,这种事情就是认真的演戏。他当时就这样告诉我,所以当时气氛是非常非常压抑的。

还有同学问一般微博联系明星工作邮箱有用吗?其实这个这个用处不是很大,大家如果进入了这些媒体的话,可能你的前辈会给你一些资源,但是很多资源其实都是要靠自己开拓的。

所以就是一定要善于挖掘,善于去找这个人身上的一个特点,特别是他重视的点,再把这个点变成你们之间的一个连接。

就是当你从演戏入手,跟他聊了几个比较专业的,然后再从事业的这种转变来理清楚这个脉络,再到他最后告诉你,现在的生活观,人生观,感情观是怎么样的,其实这一切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水到渠成的东西,就不用你刻意的去挖掘一些什么样的东西。

有同学问如何处理在撰写人物专访中,记者中立的态度和受采访对象想要的推广方向的矛盾?这也是每个记者每天都在都在解决的一个问题,确实是明星对你有要求,你对这篇文章也你有自己的要求,媒体有自己的立场。尤其是现在,大家都说明星要营业,然后我们要去配合一些宣传,但他们也得配合我们的。

国际级的大导演,这么有名的一个人来陪你一个小记者,而且你做这个专访,你一分钱也不给别人,完全是麻烦别人。再加上他身体一直不好,所以说我当时真的是非常责怪自己,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太不配了。

其实很多明星渴望的是什么?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跟郭采洁聊的时候,其实郭采洁大家也都觉得她就是演什么顾里啊小时代啊那种长得比较漂亮的傲娇的演员。

最开始做的时候,人人都觉得很难。你光是想象的时候,你都会觉得很难。但是如何把很难的事,变成让人看了有所启发的报道,我觉得是作为一名记者最重要的。

在今天这样名流轮番露面、流量飞快更迭的时代里,记者是离娱乐圈最近的一个职业。几乎每天的纸媒版面、新媒体端口都充斥着与昨天全然不同的报道内容——艺人华服、资本博弈、影娱特派等等等等。

其实王志文这个人,我知道他也是一个老戏骨啊,就有口皆碑,演戏很好,什么什么的,而且是很多妈妈的偶像,我妈也喜欢他。他当时的过把瘾真的是红的不得了。

因为要清楚的是,每个人都是在不断的改变,尤其是现在这么多媒体这么多记者,这么多可以跟你竞争的人都在写都在看。如果你在这个环境下你做到最特别,你的这篇专访,让艺人最满意,让你的读者最满意,那你就是非常成功的了。

我的第二个案例就是任达华。其实任达华是我非常尊敬也非常喜欢的一个明星前辈,他是让我觉得我们这一行,并不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就是还是因为大家有共同点,所以说就刚刚这位同学说的如何放下初次的戒备,我觉得就是要找到共同点,就像我刚刚说的你不会粤语,你去学两句粤语。

采访我们首先来说一下刘德华,其实采访刘德华也不是说梦想,虽然我的偶像是郑伊健,但是要采访刘德华这样一个人我当然会紧张。

也不能够觉得说叫人物专访就是直接问他,你有什么感想,你最近怎么样这种太千篇一律,太客套的问题。真的是耽误时间,而且也没有什么人想看,所以我们要再做一个采访时一定要做好功课。可以去网上多搜一些关于他的文章或者微博看一下大家的评论,也可以问一下周围的朋友对这个人想问什么。

我现在还想跟大家分享的几次非常特殊的采访。

四个大忌

以下内容由「新闻实习生」(微信公众号ID:newsintern)根据嘉宾分享进行整理:

整理 | 小新

我其实一直不是特别紧张的那种,从小我爸妈也是培养我的听说读写,让我去当主持人什么的,所以我不怎么怯场。但是像刘德华这种咖位,让我去跟他聊一两个小时,我还是挺担心的。毕竟以他的资历和地位,他肯定接受过无数次采访,毕竟是四大天王。

但就是你不要自以为是,自以为就是自己很了解他很懂他,认为你这次采访就是例行公事。很多实习生就拿着一页长长的问题纸,然后坐在那就一直问下去,单纯想把问题问完。那明星就觉得你在做作业,然后他也就客套的随便回答。

大家在以后遇到一些外国明星,采访的时候时间不够的情况,真的不要太紧张。因为采访的时候有录音笔帮你记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抓紧时间,而且要把节奏一定要打好。假如说有些人还需要翻译的话,那个节奏就更加难以控制,所以就是这个是需要注意一下的。

有同学问大概多久交稿,要看你的刊物的时间。因为我们是日报,所以非常非常的紧,我们星期五有那种封面周刊人物,基本上星期五要交的话,可能你星期一就得写出来。

其实有一些人会觉得,记者就是八卦猎奇,尤其是娱乐记者。但是其实娱乐记者每一次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比如说你让我去问李若彤,你为什么还不结婚,你的感情生活是怎样的?人家首先这个就是私生活,没有必要来跟你分享。

做一个文娱记者,并不是泛泛定义上的狗仔队呀八卦呀,捕风捉影什么的。我们这个行业里面还经常流行一句:“中秋加班写舒淇,周末加班写宝强。”

志玲姐姐也是,他们这些成熟艺人就像我刚刚说的没有什么需求,你采不采访我,我都漂亮,我都受欢迎,我在这个市场上都是有价值的人。

第二,她没有必要让她的这些感情活在所有人的眼睛底下。再加上在一个很好的采访氛围里,你突然去问别人这些问题,人家也会觉得很尴尬,是非常打扰专业采访的节奏的。但是呢,我又想知道这个东西。就像女演员一般都会谈到自己的感情观。

其实明星在采访时长方面限制挺多的,基本现在都是20分钟左右。我比较幸运的就是,每一次我脸皮比较厚,我都会拖一些时间。如果艺人聊开心了,他会跟你约下一次采访。

其实郭采洁的演技,我个人认为还是蛮OK的。当时我在采访他之前,我去把她的作品重新看了一遍。看完了以后,我跟她聊的基本上都是里面非常细节化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文娱记者大家看起来可能是比较活色生香光鲜亮丽,每天和明星聊天合影什么的,但是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还是需要多个方面稳固和扎实基本功的。

我们采访陈宝国的时候,万万都想不到,陈宝国会告诉我说,他觉得演戏对于他来说是刚刚入门。我当时真的觉得很感动,就是非常想哭的那种感觉。

我运气比较好,很用心地写完以后,给她看了这篇文章,她也很喜欢。怎么也算是后来的文字,弥补了我当时采访的一些措手不及吧,因为我采访的时候确实是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地反驳我。

他是一个非常有风骨的一个人,像这个标题,我当时就觉得他一直在感叹他老了,但我就不想承认他老这件事情。可能现在很多内地的导演,那个办公室金碧辉煌的。他的办公室极其简陋,就一张桌子,一个椅子,还吹风扇,空调都没有。

和普通的艺人不一样,你采访陈宝国,刘青云,张家辉这些好演员,那真的是一场酣畅淋漓的体验。你跟他们在一起,真的觉得自己学到很多东西,像做人做事的态度之类的。

就像王志文,我刚刚说的。其实他采访也只有二十分钟,但是有一个小插曲,为什么我觉得他很难是?因为他宣传控制时间出现了失误,我们互相等了对方半个小时。他说,哇塞现在媒体什么样的情况,就这么大牌吗,还要我等半个小时吗。

虽然说这样说有一点迷信有点奇怪,但是我觉得这个还是有道理的,就是大家可以慢慢去体会好了。

所以就是一定要相信自己的采访对象。你不要觉得是大咖就难伺候事儿多,然后天天跟你秋后算账什么的。当你真真正正的去想做好一个事情,你是会得到所有人的帮助的。

剪了以后,他当时的那些胶片就留在香港了,可是他再也找不到这些东西了。当他有钱了,他想把这些东西全部给找回来,然后重新再剪辑一些版本进行一些新的创作。但是那个时候设备的原因不像现在电子这么方便,他找不到了,成为他一辈子的遗憾。

我当时想的是,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确实也是一个情商非常高、非常周到但又接地气的明星。我们当时想给他做一个封面人物,那就得要有很重要的,很很够的内容。而且再加上刘德华,他是带着宣传电影的目的来做这一次采访。

但是这两个确实是挺矛盾的。我刚说的人物专访的这个大忌首先就是你如果不做功课就直接上场的话,这个肯定不行。

但是,我并不觉得做一个文娱记者是那种不正经或者说是大家觉得的八卦记者。其实做这样的记者,我觉得更需要水平。

还有一个我刚刚一直在铺垫的案例就是王志文老师的采访。这个应该算是我职业生涯里面最难的一次。

还有一点就是预设心理不要太强,这一点也很重要。不能把整个采访看成一问一答的像录口供一样的方式,要把每一次采访都当成一种聊天。

你要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对这个人你想挖掘什么?首先,不可能用一个记者的视角。我觉得就是有一些特别特别好玩的细节,就是比如说像李若彤所有人都在好奇她为什么还不结婚,为什么还不找男朋友,如果你要写这个人物的采访报道,你肯定是必须要知道这些问题是大家想知道的。

比如说像任达华,他被捅了那一次,那一天他还刚好跟我们约了要吃下午茶,结果还没有等到他回来,网上就出新闻了。

其实我特别喜欢写那种真正去展示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文章。就像李若彤啊,任达华啊。我就觉得跟他们的这种采访关系已经超越了交作业或者宣传目的的简单意义。

特殊的采访体验

但是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把握这二十分钟,我觉得就是非常重要。其实每一次采访外国明星的时候,我内心都非常挣扎,而且非常紧张,时间太紧了。本来这个英语又不是母语,也达不到理想的境界。

之前对八卦这种没有太多规管的时候,大家都在马不停蹄没日没夜地随着艺人的家长里短运转。所以造成了这样的认知。

但是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情况,一进去的时候就觉得他脾气特别大,就感觉这个头就没有开好。其实为了拉近跟他的距离,我想过非常多的方式,比如我一过去我就跟他说志文老师,我妈妈特别特别喜欢你。我刚刚在来的路上,我还在听你的想说爱你不容易。

很多事情,其实我在做的时候也觉得非常痛苦,就像那个王志文的专访,我真是写不下去了。我每天熬夜熬到三点,一想到写出来,万一被他看到了不满意,还要跑来骂我,直接在微博上艾特我我该怎么办?

我还想跟大家说一下,我之前看过一本书叫张德芬的《遇上未知的自己》,我也很推荐大家去看下这本书。它里面有一个磁场定律:当你真真正正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只要你是真心的,你也愿意为此付出努力,所有的一切,你周围的磁场,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哪怕你周围的什么自行车,还有就是你住的房子都会来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所以像蔡明这个事情,我还想补充一点的是为什么我能够让她这么感动。我知道她一直在做一个知心奶奶讲故事的一个公众号,她是完全公益的,不要钱的去讲。

我们这次采访最多就二十分钟,还得是英语,你得写五千字。这个在大家看来就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是可以根据之前的一些资料,包括他在印度的一些状况,或者是说他在发布发布会上说的一些东西再来进行编撰总结,这个都可以。

所以我当时就想出这个标题,非常感动。我们也不是说就要让大家觉得有多伟大,但这就是非常真挚的一个。当时我们这个标题还被非常非常多的读者就是给予赞誉。

这位同学说,如何建立与采访对象的平等对话氛围?如何初次见面时就让采访对象放下戒备?这个其实就是我今天一直在讲的问题。刚刚的那几个例子可能也回答了这个问题。

当然,孙俪后来还是比较进入状态,后来她也给我们提供了一次采访机会。不过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也是非常痛苦,但是我发现了她想要的是一个真实的她。

她当时就直接怼了我,“你可能不太了解演员。”我当时听到他这样说,我内心是非常崩溃的。我当然不了解演员,我不是演员。但我本来是要表现得专业的,她这句话其实等于对我专业度的质疑。

请加微信号:newsinternss

怎么去把问题创新呢?我就先跟大家说下准备环节吧。

每一个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冰冰姐,你这次在这个电影里面演的最有趣的一幕是什么样的?你演完这个电影,你还想演什么电影?全是这种说上半句人家就知道下半句的话。她就觉得这样的采访对于她来说更没有意思,她非常希望大家的问题有不一样的,能够问到她心里去,或者让她觉得好奇的。

这是我就是从业以来包括读书以来最大的经验,因为我觉得我只要愿意去跟大家分享我的梦想,我想做什么事情会有人帮的,但前提是你要真心想做这些事情,而且你一定愿意为此而努力。

所以我当时也是一下子就慌了,我就觉得这下可怎么聊啊。我还提到大家都说你是人生赢家。她就说人生赢家、大女主、收视剧女王,这些都不是我喜欢的词语。整个气氛就变得有点尴尬,但是没有办法,必须硬着头皮的采访下去,不能够让这个场面更难看,所以当时我就拼了,就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如果有视频的话,他会回答的更差,因为视频镜头下,他也会有更高的警觉。这样弄出来的报道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也就是大家按部就班地说一些东西就行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采访经历也会让我觉得有一些感悟。这三个案例,其实都说明了,就是我们可能去接触到这些人的,也可以把报道做到大家都满意。

吴导他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有绅士风度的人。我为什么要把他的这个案例放在这里,是因为我应该算是全中国唯一一个采访过他四个小时的导演。

所以就是现在有些同学就是一直在问,就是怎么去挖掘这些?就是你要引领你的受访者跳出他的视角,你要去挖掘他深层次想说的东西。你把自己的心理预设给放到最低,然后学会去真真正正的找一些能够打动他,让他想说的问题。

首先,你就想李若彤,我们知道她是小龙女,非常非常美,她在最最有盛名的时候退出了娱乐圈,又在七年以后又重返娱乐圈。像这种经历,你肯定想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你也肯定想知道她的一个心态变化,所以这些在设计问题的时候,你就一定要把它设计进去。然后就是我刚说的一些感情问题,生活观、爱情观。

第一次采访的时候,我就拿我这台破电脑去录音,结果我的这个电脑不知道是怎么着了, 死机以后所有录音都没有了。

阿米尔汗这一次我自认为不是很成功,首先是因为他的英语不是特别好,我的英语也就一般。除了语言障碍之外,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是一个原因。像这些顶级的世界明星,时间都不允许过长。

他很舍不得删每个演员的戏,因为他觉得这是人家劳动成果。所以你看他太平轮那赤壁呀,拍那么长。他就说,他当时没有办法,为了配合电影院,他必须把那个剪成120分钟。

在采访了15分钟以后,我直接问了他一个问题,我就说我想知道你平时不拍戏的时候在干什么?谁知道这个问题戳中他了,他说你是要问我私生活吗?非常严肃。

比如说最近我们有一个重返影院的计划,需要邀请这些艺人来为华语电影出一下力。就基本上你跟他说一下,不用谈任何条件,不用说我要跟你多大篇幅曝光,也不用说因为这个你能得到什么好处,他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答应你。

用玩笑开启采访

他就直接说,那是不是很辛苦啊,我说,哇,简直不行啊。我那时候上通宵简直想死啊。他还说TVB就是这样的啦。然后我们就开始聊以前的那种恶劣的工作环境。

就像刚刚说的,我的偶像是郑伊健。我其实采访过郑伊健很多次,在香港读书的时候也私下接触过几次。我自认为我很了解他,你要让我写他,我根本不用采访我都可以直接下笔,但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想法。

我当时采访刘德华的时候,其实准备了还是蛮久的,写了两天的提纲。但在去的路上还特别忐忑,而且那天完全没有等候时间,一到现场就让我们进去了,就特别紧张。

保持真实

你不要去定义你的被采访者,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高高在上或是离你遥远的人,每个人都一样。当然艺人跟我们有不一样,他们有包袱,他们在镜头下面,他们其实他们受到的封闭比我们普通人多得多。他们也想开解自己,所以我觉得就是学会倾听,学会学习,学会当朋友。

所以说,就是在这种特别难的一些采访里,你就是一定要坚持,而且你要善于去抓住他的命脉,不管你是用示弱也好撒娇也好,或者是说用什么反问也好或者抒情也好。

6月9日,新京报文娱记者周慧晓婉做客「新闻实习生」线上分享会,带来了她的经验和从业故事。

然后单位有一些资源或者你自己再去积累一些资源。咱们这一行,大家都是各有所需的,你真心实意想去采访一个人,你不要觉得不可能,一定是可能的。

你还得像战地记者去坚持,哪哪都能去。像当时赵忠祥老师被爆出来已经去世的时候,我的领导就让我去医院里面探访。我当时也是早上六七点钟就要坐车到那儿,要猜他在哪个房间,还要去伪装,医护人员肯定是不会让记者进去的。

但是王志文这个人是非常有个性的一个演员,他非常讨厌媒体。他之前对记者的一些态度不太好,他觉得媒体就是要去挖掘他的私生活,干预她的私生活。

所以就是到现在,张家辉就特别记得到我在TVB工作过,就我们拍个合影的时候,他就跑去跟林嘉欣说,他说,我以前是在香港念书,然后才在TVB受过折磨,还逗我说你不认真写我下次给他们打电话把你给招回去了。

一般我特别爱用的这一招,其实对很多明星来说都很容易拉近距离。因为他觉得你知道他的作品,你比较懂他。但是王志文当时直接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谢谢谢谢咱们有事说事儿啊。

就像刚刚同学们提问说的这个鲜肉明星的问题比较格式化,其实现在好多都形成套路了,比如说有些快问快答的像橘子娱乐的一些辣访,就是谁谁谁谁掉到河里,你先救谁啊?你的朋友圈是什么样的呀?你的手机屏保是什么是谁呀?就是会问这些粉丝向的问题,他就可能会回答很多很多遍。

怎么聊出新鲜的东西,这个也就是我刚刚想讲的。而且采访李冰冰的时候,她也有这个困惑——为什么大家的问题都一样?

哪怕就是再难采访赞美需求的人,你如果真正想去做这件事情,你去努力,你去打听,你永远不要怕分享你的梦想。

有一些比较紧的,尤其是踩热点的。比如说金像奖颁奖的时候余文乐,他得了影帝,你可能马上就要准备一篇关于他的人物专访。所以这个就是根据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栏目,不同的媒体来规定的这个东西。

那种文章写出来特别好看,很有意思,充满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小细节。

和任达华成为朋友

其实像采访蔡明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我,太难猜了,不可能采好,甚至我们一个前辈就直接跟我说,你干脆去找一下她以前的那些采访,然后拼拼凑凑写一写,问一下现在最近的几个问题就行了。

他那天晚上跟佟大为夫妇约了吃晚饭,我真的没有办法上去跟他说能不能重新来一次,但是我也回忆不起,我就一直坐在他门下哭。

他当时就跟我说,让我不要自责,因为他觉得我找不到录音,跟他找不到胶片是一个道理。我当时真的被吴导非常深刻的感动,哭了很久。很多时候我们采访就是这样,这个不就是采访的魅力吗?

采访大咖真的难吗?我之前也觉得不可能,太难了。但是有一些经历和机会慢慢地就改变了我想法。

像小雀斑,就只有十分钟,还是英语。但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你跟他们建立那种很真诚的关系,你想采访的人真的是手到擒来。

结果后来采访的时候就很紧张。说实话跟孙俪聊天,要写一篇让孙俪满意的文章,我觉得很难。她的要求不是说你要怎么去吹捧她,或者让她觉得这个文章对我有好处或者怎么样特别冠冕堂皇的话。

我当时我第一次采访张家辉,就讲了广东话。因为我会一点广东话,香港人听到广东话,他会觉得非常的亲切。可能大家会觉得说,哎呀,你之前在香港读过书,你有这种基础。其实我觉得这个倒无所谓,就算我没有基础,我也会去学两句广东话。

我们在电视上、书上、影像上见到的所谓的明星、公众人物,大家觉得他们很有距离感。那怎么挖掘出这些公众人物最真实的样子,让大众接近他们呢?这个里面还挺有奥妙的。

当时她拍的那部电视剧叫《那年花开月正圆》,一播出也是非常受关注。我就说为什么你演这种大女主的戏,总能成为收视女王。

就比如说“吴宇森廉颇老矣,也决不随波逐流”我就很满意。这是他自己说的,因为他一直感叹他老了。他觉得以前英雄本色喋血街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赤壁以后也赔了不少钱。

有同学问如何恰当地处理娱乐新闻稿的标题而不显得标题党。其实标题说实话,我们真的比较难处理。有些时候标题编辑会改,因为他也会根据大家想要的一些噱头来改,但是我特别爱用艺人说的比较精准的一些话,因为我觉得很有意义。

所以就是每一次采访,要把心理预设给放低一点,就要觉得自己真的有很多不懂的问题,想去请教。就像陈宝国,我其实一直特别想采访陈宝国,陈道明这些老戏骨,因为我觉得他们真的是用生命在表演。他是非常敬业,非常专业的一个演员。

如果要做人物的话,肯定是没有办法全部写电影的内容。肯定还是要挖掘他的一些真实的想法。因为刘德华大家也知道,好男人啊、帅啊、永远不老啊、长生的偶像这种赞誉,他其实听得太多了。

那篇报道出来反应特别好,大家觉得很感人。他不是一个爱卖惨的人,但是他说的这些东西是他真诚的想法。所以一定要跟自己的采访对象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才能够有长期的非常好的采访环境。

他不仅带着有一点骄傲,现在还有人来记挂我出唱片,这五年十年之内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所以他一下子一下,他还觉得很搞笑,他就聊了半天唱片的事情。然后再说谢谢,帮我问候你妈妈。那篇报道写出来,我也非常满意。当时在我们公众号上也破了十万 ,因为很少有这种对他的这种深度的采访。

我就觉得一定要想办法能够拉近你和明星的距离,而不是说畏畏缩缩、紧紧张张做成公式化的对话。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意思了。

不止是记者渴望创新,明星比记者还渴望创新。他们不想每次回答的问题都是一模一样的,文章也大同小异。

当你接受了一个大咖的采访任务,有的是你不期而遇的去约到的,有些时候是单位给你指派的。但其实我们现在单位指派的是比较少的,更多的是需要靠记者自己的人脉资源去接触这些人。

因为太热了,我就跟刘德华说,哎呀,我们天天都在听你的冰雨,我就特别想多久才能下一场冰雨啊,真的太热了。

一个成功采访的最高的境界不是说你当时那个采访做的多漂亮,你这篇文章写得多好,而是你把这种人际的交往,人与人之间建立的感情延续下去。而不是说我就是一个他的宣传报导委员,我坐他旁边为他建立人设这种。

当你问出的一些问题,让她觉得这些确实也是我的人生困惑,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或者是外界对我有很多不一样的解读。比如说外界就说我要求高、我是一个恋爱脑,觉得我是为了感情不顾一切的。再回顾这些我也会觉得有一些后悔,觉得有一些不理智。

工作大家都觉得很枯燥,如果你把你跟你的采访对象的关系想的太赤裸,太利益化的话,对自己真的是没有太大的帮助。像这种的话,你真心去跟他们交朋友,他们也缺朋友。如果能够建立一个非常良好的采访关系,你可以挖掘出来更多的独家,更多大家想知道东西。

第三个就是没有在一个频率。说实话,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可能都在一个频率。我有很多采访对象就是没有在一个频率。

相信“可能”

有些人觉得我们这些娱乐记者每天就是报道明星的生活,或者说明星有什么新戏,明星有什么想宣传的东西就找到我们给他们写,然后我们再传递给大众。

当时大家真的就很担心,但是首先华哥这个人他也非常的乐观,非常的积极。他后来就在他康复以后,他就把唯一的一个独家的采访就给了我们。因为他觉得新京报可以信任。他其实不大愿意再去炒作这件事情,他觉得就是“我再去提这件事情,大家会觉得我矫情,”但他也愿意把这个独家给我们。

她非常有兴趣,她觉得大家的问题都很宽泛,比如:你这次拍摄去哪儿取景了,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啊?突然看到有一个记者来问:哎,你当时站在那个三轮车上的时候,后面那么多烟那么多灰,怎么坚持下来的哇?他就会觉得这个记者,你是真的是看过这个电影,而且你是真的知道我那个片场是什么情况,她一下子就是就收拾不住了,就一直跟你说当天的感受。

但其实我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跟任达华关系这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假如说,我要做一个专题,我找不到人了,我需要这种明星来帮我串一下场啊,他会无条件的答应。他会觉得说你写的文章能够到他的心里,他觉得他能信任你,他也愿意跟你配合去做一些正能量的宣传。

这个过程中,我就算再辛苦,再难再尴尬,我都要跟他聊下去。渐渐地,他就发现,其实这个记者也不是完全不好交流。他后来几个问题就越说越多,我们整整就把二十分钟采访变成四十分钟的采访。

陈宝国是怎样的一个演员我们不清楚吗?所有人都应该清楚,有口皆碑。而且他演什么像什么,他就是一个我们中国代表性的演员。但是他非常真挚的告诉你,每个人都在问他演戏的诀窍,可是他觉得自己刚入门。


当前网址:http://www.lh8gk90.tw/yirenjingpinzaixianguankanshipin/150449.html
tag:采访,东西,记者,我就,我觉得,一定要,明星,是一个,真的是

发表评论 (185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伊人精品在线观看视频 @2014